诚信为本,市场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语言选择: 简体中文简体中文 line EnglishEnglish

橡胶管制品

  • 威龙股东出逃,国资股东上演“击鼓传花”
威龙股东出逃,国资股东上演“击鼓传花”

威龙股东出逃,国资股东上演“击鼓传花”

威龙股份,深圳市,国资股东

5月17日晚,威龙股份发布公告称,持股5%以上股东深圳市仕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何平、王勉、深圳市中世邦投资有限公司减持股份,持股比例从23.62%下降到 18.62%,减持比例为5%。上述股东减持的价格在6.2元-6.96元之间。

图片来源:威龙股份公告

这代表着,原第一大股东深圳市仕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降为威龙股份的第二大股东。

就在几天之前,威龙股份原第二大股东于是私募基金管理(海南)有限公司-于是鑫诚一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持有的6257.18万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8.80%)完成过户登记,其股份以7.69元/股的价格,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全部转让予山东九合云投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合云投)。

溢价收购的威龙股份股权的九合云投是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旗下的孙公司。

天眼查显示,山东九合云投成立于2021年11月,注册资本3亿元,分别由淄博市临淄区九合财金控股有限公司、深圳市中博智汇科技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青岛弗雷科技投资有限公司持股48%、42%、10%。

其中,淄博市临淄区九合财金控股有限公司由淄博市临淄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局100%控制。

在完成过户登记次日,九合云投将其手中所有股份质押,待剩余全部股权转让款支付完成后,才将完成质押股权的解押。

至此,威龙股份的第一、二大股东的持股分别为18.80%和18.62%,持股数量相近。

威龙股东出逃,国资股东上演“击鼓传花”

蓝鲸财经记者以投资人的身份致电威龙股份董秘办,对方表示,目前威龙股份处于无实控人状态,九合云投是国资下面的民资公司,未来国资是否入驻并不能确认,后续将以公告为准。

有意思的是,原第二大股东于是私募基金管理(海南)有限公司为国资,其唯一出资人为山东鑫诚恒业,后者为青岛即墨区国有资产运营服务中心100%控股。

国资“击鼓传花”,这对威龙股份将有何影响?

有威龙股份内部人士对蓝鲸财经记者透露,临淄国资方面与烟台市有接触,但是目前威龙的第一、二大股东的持续比例接近,并没有一个持股30%以上的企业,而且九合云投也并不是国资的全资或控股公司,所以现在还不能确定未来走向。

根据威龙股份公告,九合云投并无继续增持上市公司股份的计划,九合云投将按照既定计划与威龙股份沟通协作,助力发展葡萄酒行业。

公开资料显示,威龙葡萄酒成立于1982年,总部位于山东烟台,是中国大型葡萄酒生产企业之一,曾与张裕、长城葡萄酒并称为“张长威”。

2019年,威龙股份爆发了违规担保事件。原控股股东王珍海擅自利用公司违规担保获得资金,分别涉及7次金融担保纠纷、借款纠纷、民间借贷纠纷,7次均被冻结股份,累计涉及金额本金约7.32亿元。王珍海手中股权也被逐一拍卖。

根据当时的公告,第一大股东深圳市仕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何平、王勉、深圳市中世邦投资有限公司合计持有股份7858.64万股,占比23.61%,第二大股东山东省鑫诚恒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于是鑫诚一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青岛鑫诚海顺控股有限公司、青岛鑫诚洪泰智造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合计持有股份6687.08万股,占比20.08%。

威龙股份就陷入了无实控人状态,公司也连年亏损。

2019年至2021年,营业收入分别为6.67亿元、3.92亿元和4.7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587万元、-2.2亿元和-4.14亿元。

直至2022年,经过一系列降本增效措施,威龙股份实现扭亏为盈,实现营业收入4.99亿元,与上期同比增加5.24%;净利润1178.95万元。在此期间,威龙股份公司股东、高管多次减持,上演“大出逃”。

根据蓝鲸财经记者统计,自2020年以来,威龙股份副总经理王冰的持股比例从0.96%到0.5%;原第一、二大股东也相继减持。

酒类营销专家肖竹青对蓝鲸财经记者指出,威龙目前的困局,一是由于近年国产葡萄酒低迷,威龙主打的有机葡萄酒概念难以卖上价;二是原实控人违规担保,使企业雪上加霜,目前威龙的市场萎缩,销售体系人员流失严重,产品价格体系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