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市场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语言选择: 简体中文简体中文 line EnglishEnglish

新闻资讯

和谐健康保险公司治理问题难解、仍处风险处置过渡期,于致华有望出任总经理

和谐健康保险公司治理问题难解、仍处风险处置过渡期,于致华有望出任总经理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如业内所猜测,在为期三年的偿付能力豁免期结束后,和谐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和谐健康”)并未向市场披露其最新的经营情况。

在近日披露的《关于2022年度信息披露报告暂缓披露的公告》中,和谐健康表示,“因处于风险处置过渡期,为确保信息披露的完整性和准确性,公司本着审慎原则,暂缓披露2022年度信息披露报告。”

一直以来,和谐健康的公司治理、偿付能力风险隐患、保险资金运用等问题,为业内所关注,该公司中高层人员流动性亦是颇高。今年3月,上任一年的和谐健康总经理沈喆颋因“家庭原因”意向离职。蓝鲸保险获悉,原三峡人寿副总经理(主持工作)于致华已于近期加盟和谐健康,其已正式入职且在北京职场工作了一段时间,或在沈喆颋走完离职流程后,“接棒”出任总经理。

数位业内人士向蓝鲸保险透露,目前和谐健康的偿付能力充足率数据已经跌至负值,资金窟窿较大,“在福佳集团接盘后,和谐健康的风险处置并没有得到很好解决,投资端激进,反而积累了新的风险。监管部门也已将之列为重点监管对象。”

公司治理问题待解

去年3月,蓝鲸保险曾独家报道,复星联合健康原副总裁沈喆颋将出任和谐健康总经理;4月,沈喆颋任职资格得到监管机构核准。据悉,沈喆颋离开北京职场后,曾由陈李津代行和谐健康总经理职责。不过,目前和谐健康官网的高管介绍中,总经理一栏仍是沈喆颋。

谈及陈李津,则是早早出现在和谐健康拟搭建的领导班子当中。入主和谐健康后,福佳集团对其进行深入管理,福佳集团原董事长王义政欲担任和谐健康董事长,全面主持工作,拟任总经理就为陈李津。但王义政、陈李津的任职资格均未得到监管批复。

此后,陈李津留在和谐健康的高管团队中。而王义政作为实控人,在职业经理人已出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后,却并未完全放权,依然“深入”参与到和谐健康的日常经营管理中。

有接近和谐健康的人士向蓝鲸保险透露,作为老板的“自己人”,陈李津“虽无总经理之名,但行总经理之实”,这也是导致沈喆颋离开的一大原因。且现任董事长赵建新也无太多实权,“高管主要是向王义政汇报工作,由他说了算。”

在其他业务条线,王义政也是“任人唯亲”,凸显出公司治理的不完善,流于形式。譬如,王义政侄子王开国,尽管缺乏相应金融投资从业经验和专业知识储备,不具备高管资格,名义上负责行政事宜,却实质上参与管理投资端业务。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蓝鲸保险,和谐健康在行业内以高薪招募职业经理人,但是出于对其公司治理、内控方面的担忧,“不太敢去”。

新加盟和谐健康的于致华,具有丰富的保险行业管理经验,自2019年1月起担任三峡人寿副总经理。曾任中国人保寿险四川分公司个险部总经理兼成都本部总经理、四川分公司总经理助理;中国人保寿险个险部副总经理(主持工作);安邦人寿管委会成员;长生人寿副总经理兼四川分公司总经理。目前,三峡人寿官网已撤下其高管简历。

知情人士称,于致华的任职资格已报送监管部门等待核准。

股东矛盾由来已久

公司治理不完善之余,和谐健康的股东矛盾也由来已久,尤其以第二大股东南京扬子国资投资集团(下称“扬子国投”)为甚,其对于福佳集团三年来对和谐健康实施的管理极为不满。

2020年3月,原银保监会批复同意和谐健康原股东安邦保险集团、安邦财险将所持股份转让给福佳集团、扬子国投、珠海大横琴集团、金科地产以及良运集团。其中,福佳集团持股51%,为控股股东;扬子国投持股25%;珠海大横琴集团持股13.1%;金科地产以及良运集团分别持股9.9%、1%。

新股东进入后,监管机构给予和谐健康2020年3月至2023年4月30日为期三年的过渡期,在此期间暂不考核公司的偿付能力。如今,三年过渡期已结束,和谐健康仍未对外披露其经营情况。

和谐健康的股东大会决议结果显示,三年来,扬子国投在和谐健康多个投资项目和重大议案上都投出了弃权或者反对票。但福佳集团对和谐健康实现了51%的控股,这些反对票,仅能表现出一种态度,却难有实际作用。

蓝鲸保险从多位业内人士处了解到,作为南京地方国资,此前扬子国投参与“接盘”时曾提出将和谐健康总部搬至南京等要求,如今并未兑现。

“地方国资曾经愿意拿一块地出来作为和谐健康的新职场,但是福佳集团希望土地要归自己,而不是和谐健康所有,地方国资肯定不同意,迁总部一事就不了了之了。”一位知情人士向蓝鲸保险透露。据悉,此后扬子国资还曾在市场上寻找过新投资人,希望将这块“烫手山芋”转让出去,但投资人难觅。

蓝鲸保险独家获悉,和谐健康还存在未经批准设立大连分公司的情况下开展经营活动;深圳分公司挂异地银行网点出单、配合大连分公司在未正式批筹的情况下开展银保业务;浙江分公司代理人挂民生银行大连分行开展业务等违规行为。

投资端或埋下风险隐患

另有数位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和谐健康的偿付能力数据已经跌至负值,资金窟窿较大,“在福佳集团接盘后,和谐健康的风险处置并没有得到很好解决,投资端激进,反而积累了新的风险。监管部门也已将之列为重点监管对象。”

在投资端,和谐健康曾因23.34亿元举牌万达信息成为第二大股东、斥资90.57亿元购入北京国贸地标性写字楼SK大厦等“大手笔”为市场瞩目。据悉,和谐健康还对外投资了多个股权项目,位列数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

蓝鲸保险根据公开信息梳理,截至2023年1季度末,和谐健康位列金融街、金风科技、万达信息、招商银行、三峡能源、东方电缆、平安银行、招商银行、中航光电、金科股份(已停牌)、全信股份、中科创达、光威复材、贝泰妮、工商银行、益丰药房等上市公司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其中,全信股份、中科创达、光威复材、贝泰妮、工商银行、益丰药房均为今年1季度新进。截至6月19日收盘,和谐健康持有上述股票市值就超过540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在对股东金科地产(金科股份)的投资上,和谐健康已出现大额浮亏。从时间线来看,2020年3月,金科地产以22.572亿元的对价获得和谐健康9.9%股权。

2020年第二季度,和谐健康通过“和谐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万能产品”买入金科地产股票,交易金额4.7515亿元;2021年5月25日至6月3日,从二级市场增持金科地产0.9071亿元。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和谐健康持有金科地产8152.81万股,持股比例1.54%,持仓成本约5.6586亿元。二者之间的关联交易,也是和谐健康所公开的关联交易“大头”。

2020年12月,和谐健康通过国联证券“国联汇鑫82号单一资产管理计划”认购“金科优01”350万份,认购金额3.5亿元。2021年,和谐健康数次认购或申购金科地产发行的公司债、中期票据、超短期融资券、CMBS产品等,合计金额超过19亿元。2022年,和谐健康通过“国联汇鑫82号”认购金科地产2022年公司债(第一期)4.5亿元,持续向关联方资金“输血”。

2022年,金科地产陷入债务危机,7月,金科地产将持有的和谐健康9.9%股权全部质押。据悉,和谐健康持有的金科地产债券类资产部分实现了还本付息。截至今年1季度末,和谐健康仍持有金科地产企业债券5.13亿元,中期票据0.57亿元,资产支持证券2.95亿元,超短期融资券2.18亿元。

在房地产行业整体低迷的背景下,金科地产经营不尽理想,距离退市仅有一步之遥,而和谐健康持有的金科地产股票,随着上市公司股价持续走低,市值快速蒸发,所剩无几。按照停牌价1.07元/股计算,目前和谐健康持股市值仅剩0.87亿元,浮亏4.79亿元,持有的金科地产相关债券等资产在延期后能否足额兑付,亦是未可知。(蓝鲸保险 李丹萍 lidanping@lanjinger.com)

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电 话:400-123-4567

传 真:+86-123-4567

手 机:13800000000

邮 箱:admin@eyoucms.com

地 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