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信为本,市场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语言选择: 简体中文简体中文 line EnglishEnglish

新闻资讯

大客户身份疑点重重 青海春天再遭问询

青海春天,上交所,新快报

向履约能力存疑客户进行大额销售

大客户身份疑点重重 青海春天再遭问询

继上次遭问询不到三个月,青海春天再被上交所“关照”。据悉,上交所发现,青海春天酒水业务部分经销商注册资本小、成立时间短,但销售金额大。新快报记者注意到,经销商疑云笼罩青海春天已久,此前已多次被发函问询是否与相关人员存在关联性。针对相关问题,新快报记者致电了青海春天董事会秘书处,但对方拒绝了记者的电话采访。

■新快报记者 张晓菡

客户疑云笼罩已久

5月18日,上交所发问询函指出,2022年青海春天酒水收入9364.32万元,同比增长268.75%。其中,第二大经销商苏州听花酒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21年7月,注册资本仅为100万元,实缴资本为0,公司本年对其销售金额1000.5万元;第三大经销商金华市读花酒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22年3月,注册资金仅10万元,公司本年对其销售金额877.1万元;第四大经销商北京清凉山酒业有限公司销售金额364.5万元,其实控人与公司实控人肖融曾存在股权交易。

因此,上交所要求青海春天披露酒水业务销售额100万元以上的交易详情并和交易方详细资料,并说明是否存在涉及公司的协议和利益安排,公司对多家规模小、履约能力存疑的客户进行大额销售的原因以及上述客户及其相关方与青海春天相关方存在的关联情况等问题。

新快报记者注意到,经销商疑云笼罩青海春天已久。企查查显示,北京清凉山实控人为康瑞鑫,康瑞鑫现为深圳极草总经理与前法人,而2015年该公司法人为青海春天实控人肖融。在去年9月19日和今年2月20日回复上交所问询函时,青海春天连续否认公司及相关关联方与相关客户存在关联。在去年9月19日的回复函中青海春天称,苏州听花酒是其2021年6月新增经销商,但这一日期明显早于该公司成立日期。

截至2023年5月19日,青海春天股价报8.44元/股,较昨日下跌3.1%,较年初下跌29.84%。

销售费用超研发费用10倍

作为“虫草第一股”,青海春天曾凭借“极草”系列虫草产品占据虫草市场过半份额,并于2014年营收超20亿元。但好景不长,因长期食用虫草存在一定风险,2016年3月,原国家食药监总局下发了暂停该类产品生产的通知,青海春天也因此失去了其主要收入来源。

陷入困境后,青海春天开始谋求转型,2018年3月,青海春天收购了西藏听花酒业有限公司(现“西藏春天酒业”)将主业切入酒业赛道,并拿下宜宾凉露(现“宜宾听花”)20年独家经营权,推出了首款平价白酒产品“凉露”。然而,该产品销量惨淡。

2020年,青海春天推出高端定位产品“听花酒”。虽定位高端,但该产品与“凉露”生产商同为宜宾听花,青海春天只负责市场调研、产品设计与销售等。听花酒定价远超茅台(标准装5860元/750ml;精品装58600元/750ml),青海春天董事长还声称,创造听花酒的灵感是“太上老君托梦”而来,加上网上涌现出了大量听花酒拥有“增强免疫力”“壮阳”等功效的文章,青海春天一直被质疑是在“炒作营销”。

从业绩来看,2020年-2022年,青海春天营收为1.24亿元、1.28亿元、1.6亿元,分别亏损3.20亿元、2.49亿元、2.88亿元。今年一季度,青海春天营收5634.63万元,同比减少25.0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2871.85万元。在此之前,其净利润已连续三年亏损。

连年亏损下,青海春天的销售费用却在逐年增长,2020年-2022年,其销售费用分别为4832.48万元、5567.97万元、1.23亿元,其中2022年销售费用同比增长约120%,但该年研发费用却仅为1138万元。

栏目导航

联系我们

电 话:400-123-4567

传 真:+86-123-4567

手 机:13800000000

邮 箱:admin@eyoucms.com

地 址: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